欢迎光临源城区光明学校主站,今天是:

源城区光明学校20周年校庆专题

教师论坛

图片新闻

服务之窗

更多>>

  > 阅读文章

父亲的手艺 文/黄贵美

录入时间:2016-01-05 11:2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父亲年轻时就是一个出色的木匠。我是嗅着父亲手中的刨花香来到人间的。厅堂就是父亲的木工房,墙角堆放着锯开的木料,空气里常年散发着浓郁的树木香。地上全是柔软的刨花,我好像跌进了芬芳的刨花世界。淡黄色的刨花,短的如一片片玉兰花瓣,长的卷成一朵朵花骨朵儿,似娇嫩的黄玫瑰,而粉状的锯沫,则散发出森林的香气……

我常常站在一旁。看父亲左手拿着一只墨斗,拇指按压斗槽的线轮,右手拇指与食指捏住墨线的中端,绷紧,提起,猛然松开双指,瞬间一条笔直的黑线清晰地印在木头上。父亲扎好马步,有力地上下拉动锯子,锯条沿着黑线,呼呼作响地前进,木屑四下纷飞,有的落在父亲的黑发上,有的落在父亲古铜色的背上,有的在半空打转……锯好木料后,父亲骑在瘦窄的木凳上,弓背弯腰,向前推动着刨子,卷着花儿一样的刨花在父亲的手背上飘落下来,原来粗糙的板材,在父亲的刨子下逐渐变得光滑如镜。父亲还常做这样的动作,把木料斜竖起来,眯起一只眼,左瞄右瞄,有时候再刨上几刨,这样的动作会重复几次。有时候,则拿个小锤子,轻轻地敲敲刨子的顶部,以调整刨刀的角度,好将木板刨得更加平整光滑。

一堆看起来平平常常的木头,经过父亲的锯、刨、凿、钉等工序之后,变成了各种各样精巧的家具、农具,深受乡亲们的好评,所以父亲总有做不完的木工活。我儿时最自豪的是,我所就读的那所不完全的小学,全体师生坐的桌椅,全是出自父亲的手艺。

中年的父亲,干起了建筑工,常被乡邻请去建房子。我老家那一带,许多乡亲的房子都是父亲一手建造的,我们家那座泥砖灰瓦屋,也是父亲用自己的双手一砖一瓦垒起来的。

建房子是件很细致的事情,从地基到垒砖,再到盖瓦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建土砖房子,泥的质量与水的比例,父亲都要求相当严格,因为在他看来,如有一点粗心,房子的安全性和美观度都会受到影响,父亲不会因为赶时间而粗制滥造,所以乡亲们都愿意请父亲建房子。每建完一座房子,主人都会请父亲吃顿好的,父亲就会一边抽着烟,一边满足地笑着,把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在那个闭塞的小山村里,父亲用自己的手艺改变了我们一家的生活和命运。父亲的思想很开通,不重男轻女,节衣缩食送我上学。他说自己没有文化,做不了大事,所以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学好文化、掌握本领,日后才能有出息。

父亲还有一手好厨艺。他不但注重原材料、火候与调味,而且十分重视刀工,在他看来,美食是内外兼修、形神俱佳的精品,所以他会把菜切得很好看,做出来之后颜色也十分诱人,看一眼就让人垂涎三尺,欲罢不能。我最爱吃的是父亲做的“鸡盐酒”,“鸡盐酒”,食材是上等家养的阉鸡,少量盐,新鲜晒干的春甜桔皮,米酒,冰糖片。阉鸡宰好,正好的火候煮熟,凉却后白切,然后父亲把准备好的佐料,用他传统的方法把白切阉鸡和佐料拌好,装进一个陶钵里。父亲一般在开饭前一个钟头左右就把“鸡盐酒”做好,因为“鸡盐酒”这道菜在拌好一个小时左右吃,味道最佳。我之所以爱吃,因为这道荤菜最不油腻,一口咬去,肉质鲜美,让人回味无穷……

据说这是我们库区锡场人唯一喜欢吃,也唯一会做的一道菜。如今,虽然年事已高,但每到节假日,父亲肯定要露两手。老火汤,盐焗鸡,薄荷鸭,酿豆腐,红焖肉……一道道佳肴,让儿孙们筷子轮番上阵,欢声笑语……此时,父亲略显疲惫的脸上,挂满了尽享天伦之乐的笑容。

因长年弓腰做手艺和田间劳作,父亲的背越来越弯了,老态渐显,就像他当年制作的那些木器、建造的那些房子,在风雨中寂然老去。我常见到父亲坐在家门口,默默地抽着烟,目光投向已离开多年的远方的故土……


(责任编辑:admi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