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源城区光明学校主站,今天是:

源城区光明学校20周年校庆专题

教师论坛

图片新闻

服务之窗

更多>>

  > 阅读文章

菊花飘香思故乡 文/黄贵美

录入时间:2016-01-05 11:2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深秋时节,公园的木槿花还坚守着那份执着的火热。那几棵刚栽起来的小乔木,叶落一地。花叶凋零的季节,心情无比怀念故乡:怀念故乡的山山水水,沟沟渠渠;怀念故乡梯田里金黄的水稻;怀念故乡屋子后山上那片硕果累累的油茶;怀念邻居廖大娘红红的柿子……其实最怀念的还是那无处不开放的野菊花。

今年重阳前夕回乡祭祖,便有机会再见一别多年的故乡的容颜。故乡那种涩涩的、带着丝丝甜味的感觉便在唇齿间弥漫开来。

重阳前的故乡,鸟儿的声音高远起来,有种冲破云霄的清冽,阳光斜斜地晾在山头,喜欢故乡的蓝天白云,也喜欢在故乡铺满落叶的乡间小路行走,记忆深远,千万株芦苇,在水边风情成诗。山坡、堤坝上的野菊,五颜六色,无忧无虑地开放着,随风起舞。年少时代,每当秋天来临,我总会在故乡的任何第一个角落看见它们风骨的身影。一朵一朵地尽情开放,又一朵一朵悄然败去。它们是我整个秋天乃至整个年少时代的一道必不可少的风景。那时,不懂元稹“不知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”的心境;也不懂杜甫“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”的忧愁;更不懂孟浩然的“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”的悠然。只是这荒漠凛寒的乡村之中,野生的物种,生命力总是那么顽强。它们无拘无束地绽放最绚烂的生命,不喧嚣,不张扬。然而,生活在熙熙攘攘城市的我们,却被一双双无形的大手操控着,在名利金钱面前患得患失,苦苦挣扎。匆匆的脚步,都不曾驻足观望城市被园丁修剪得漂漂亮亮的花草,更何况荒山野岭的野菊花呢?这是与世无争的野菊,深秋才是它真正的花期,沉寂在我灵魂的最深处。

  野菊是赶着秋的凉薄来的。它躲开了百花争艳的春天,万物枯萎的时候,它尽情地开放,几乎没有观众,就连蜜蜂、蝴蝶都赶在秋风起时回家筑梦了。而我,陶醉那淡淡沁人心脾的香气,还有这一个令人灵魂得以安静的故乡。若是可以,细碎的光明里,我宁愿抛弃功名利禄,做一个食风饮露,守候这片菊开的主人,终日无忧无虑徜徉在这芳香里,看白云点点,霞光点点。

在诗人王维的笔下,“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”的重阳节里,已定格成对亲人无尽思念的浓浓愁绪。重阳节,这份思念,如菊花般绽放,美艳动人。多年不曾如此亲近这一片故土,人离开了自己熟悉的故乡,离开了儿时的伙伴,渐渐就成了回忆里的事情,时远时近,让人情牵梦萦。人是个奇怪的动物,无论走到哪里,故乡的那种感觉如长了根一样,牢牢盘结在心头……

年年此花同,故人天涯行。夕阳西下,无人的山谷特别空旷,树林里传来了几声鸟鸣,似乎离我很远,但又那么清晰地听见。水面碧波荡漾,白云点点,晚霞片片,一幅美丽的风光画卷尽在其中,我的心情如菊花一样清爽淡雅。重阳夜,掬一杯菊花酒,采一枝茱萸花,这情这景,愿我们不再辜负。


(责任编辑:admin)